开心彩票

首页职工文体新作速递 → 文章阅读
蚊子断想
发布时间: 2019-08-09   出处: 铁运 树人  

        昨天夜里,硬是让一只小小的蚊子给折腾了近两个小时,起床开灯,逮了三次,才将这只吃了满肚子鲜血,且十分狡猾的蚊子给打死了。

        蚊子被列为“四害”之一,那是上个世纪50年代的事。“四害”由来已久,1958年2月12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除四害讲卫生的指示》。提出要在10年或更短一些的时间内,完成消灭苍蝇、蚊子、老鼠、麻雀的任务。渐渐的,麻雀被“平反”,由臭虫代替。之后,由于社会生活的变化,臭虫又被蟑螂取代。因此“四害”最终被定为苍蝇、蚊子、老鼠、蟑螂。蚊子不仅干扰人、畜的生活、甚至威胁人、畜的生存。蚊子传播疟疾、乙型脑炎、丝虫病、登革热、黄热病等疾病;记得小时候,在新浦老家,每到夏日的傍晚,门口的头顶上,围着一大团嗡嗡叫的蚊子,我们没有好办法,就是用脸盆,将里面打一些肥皂沫子,在蚊子团中来回地扰动,这样,一些蚊子就被肥皂沫子给“淹死了”。政府也会在每年的夏季到来时,用风机将“六六粉”给“吹”进暗沟中;还会定期地分发一些敌敌畏,由街道负责,在傍晚统一时间(蚊子已经进屋子),关照家家户户,关起门窗,再将碳炉放进屋子里,炉子上放一只铁盒子,里面盛上敌敌畏,让被蒸发的敌敌畏将蚊子“熏死”。而到了文革时期,大家都去“闹革命”了,政府一些部门也处于“瘫痪”状态,谁还关心蚊子?夏天,只要是好天,我们是不会在屋子里过夜的,太阳一落山,我们就拎水将家边的一块空地浇湿,让地上的热量尽快地散去。晚上,我们趴在细席上,听着邻居刘六爷说书(我曾经写过一篇《听书》的散文,就是讲述这件事),蚊子又少,书场散了,我们也进入了梦乡。

        1975年,我响应号召,来到了农村,次年夏秋,我得了一场病:一时冷得浑身打颤,一会热得浑身冒汗,不得不停下手中的司务长工作,知青队派手扶拖拉机将我送回家,到了民主路的卫生院一看,医生说是打摆子(患了疟疾),接着就按打摆子治疗,三天后我就回到了知青队,那里实在是离不开我,200多知青吃饭,不是一件小事,我真是放不下心。其实,这打摆子,就是蚊子惹的祸,知青队的蚊子,一点也不比老家少,我们大多数知青都有蚊帐,也有少数知青实在太穷了,连顶蚊帐都没有,只要是好天,他们就卷张细席,到知青队大楼不远处的弓腰桥上过夜,那里既凉快,也少有蚊子。要是下雨天,蚊子都跑到了屋子里,没有蚊帐的知青只好挤到室友的单身床上,凑合一夜了。

        我见到吃得最“饱”的蚊子,那是我们一行四人,到珠海的晚上。1990年,正是改革开放的初夜,港务局教育处领导为了让基层搞教育的同志先行“领略”一下改革开放前沿的“风采”,决定我们基层四个大作业区负责职工教育的同志到深圳、珠海等地学习、参观。记得我们在深圳培训后,到了珠海,晚上在宾馆里,我们自己买点熟菜,喝了点酒,就睡觉了,那个房间连空调都没有,一只吊扇在头顶不紧不慢地转悠,热得我们都难以入睡。可是,铁管处的老徐却不胜酒力,睡得酣香。我隔着蚊帐,发现老徐身上怎么长许多“黑痣”?待我起身再近距离一看,好家伙,这哪里是黑痣啊,分明都是吃得肚皮滚圆的蚊子,已经趴在老徐身上“一动不动”了——也许是吃得太饱,也许是流出的汗水里含有酒“醉”了,一只又一只蚊子足有黄豆粒那般大。我连忙叫醒了老徐,就这样,10几只肚大腰圆的蚊子从他的身上叽里咕噜“滚”到了床上。

        我见过最大蚊子,那应该是进口来的了。以前,我们此地的蚊子白天基本是不出来觅食的,而是傍晚出行,晚上(夜里)吸血。而这黑色的带有白色花纹,有点像斑马纹的花蚊子,应该是70~80年代港口进口的原木(进口的美国松)带来的。这些花蚊子夜里“休息”,白天出行觅食。现在这些花蚊子的身材已经越来越小巧了,起初进来的花蚊子,足有苍蝇那般大,要是让它吸一口(一肚子)血,那真像我们化验时被抽出的一针管鲜血那样一般多了。也许是环境变化,不太适应了,这种“舶来品”身材越长越小,数量也越来越少了——这是件好事,不然的话,我们白天被花蚊子叮咬,晚上挨本地蚊子吸血了。

        记得40年前,我从知青队招工来港,那时连云港的蚊子还真是少,晚上基本不用放蚊帐;后来一打听,才知道,连云港地处山城,一场大雨下来,山水顺势而下,将沟沟坎坎,犄角旮旯冲洗得干干净净,蚊子繁殖子孙(孑孓)赖以生存的水洼不复存在,故而蚊子就比平地(像新浦街、我下放的知青队)要少得很;后来港口发展壮大了,来港的人眼也多了,蚊子繁殖(孑孓)的水洼也就多了起来,渐渐地,蚊子一天比一天多了起来。这两年,创建卫生城市,山涧沟都整理得干干净净,街道犄角旮旯也被清理难觅水洼了,蚊子、苍蝇(它们的后代都是要在水洼中,特别是脏水洼里繁殖的)明显少了许多。

        如今,“四害”中,老鼠在城市已经是“站不住脚”了,蟑螂也是鲜见。其实,比起蚊子,对我们人类危害的还有虱子、臭虫、跳蚤。这三种吸血虫,在我们城市已经近乎“绝迹”了。记得上世纪70年代末,我们一次到马腰的女工宿舍玩,坐在木头床上,就感觉屁股下面痒痒的,起来一看,几只已经吃了半饱的臭虫慌忙地四处逃窜。臭虫最喜欢在木头缝里安家了,就像虱子喜欢在棉衣的针缝里安营扎寨一样。虱子、臭虫之所以近乎“灭绝”,跳蚤在农村还有,它们每每寄生在牛、猪等家畜身上。分析虱子、臭虫、跳蚤这些害虫之所以近乎“灭绝”,盖有两个因素:一是我们卫生条件得到根本性改变,远不像我们小时候一套棉衣、裤要穿一冬天;二是它们没有长翅膀,不会改变生存条件。蚊子、苍蝇四处飞,而且极其敏感,速度也快。就如本文开头我说的那样,一只蚊子让我起床三次,才在一个角落打死它。夜里朦胧之中,听见蚊子在头顶飞,连忙起来、开灯,四处找,就是找不到,到了第三次才找到,如是看来,一个小小的蚊子就让我们费了这么大的事,要是许多呢?倘若没有蚊帐、再没有蚊香,这觉,你能否睡得安稳?!

        我们期待着,哪天,蚊子、苍蝇也像虱子、臭虫那样近乎“灭绝”,那该多好啊!

 

发布:fanyimei1
关于做好省(部)级以上困难劳模情况调查的通知
转发市总工会《关于开展2019年度全市夏季安康“…
关于举办连云港港口控股集团第三届职工运动会水上健…
 
故乡
老班长
从西小区到久和二期
老班长
从西小区到久和二期
剪一段光阴让你慢慢回味
剪一段光阴让你慢慢回味
从西小区到久和二期
从西小区到久和二期
剪一段光阴让你慢慢回味
剪一段光阴让你慢慢回味
剪一段春暖风煦
剪一段光阴让你慢慢回味
总有一本书会让你快乐
医者
 
蚊子断想 2019-08-09
重 回 知 青 队 2019-07-26
舌尖上的连云港海州湾海鲜(第二季) 2019-06-04
老人的记忆与遗忘 2019-03-28
我与《铁运年华》 2018-05-14
退休了——给身心放个假 2018-01-15
四十年前——那初来港口的日子 2017-12-11
黄马褂之歌——献给港口铁路线路工 2017-06-19
减 肥 2017-06-12
酒之说 2017-04-12

页次:[ 1 / 16 ]   更多...  

 
      请为此文章投票
每页显示10 条,共[]页 []条
发表评论
  用户: 心情图标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删除线 上标 下标 删除格式
左对齐 右对齐 居中对齐 两端对齐 项目符号列表 数字项目列表 增加缩进 减少缩进 插入超链接 去除超链接 插入图片 插入表格 插入水平线 剪切 复制 粘贴 撤销 重做 打印 拼写检查
   设计  HTML
 

开心彩票版权所有 地址: TEL:0518-82383467 信息报送:jslygfym99@163.com 技术支持:连云港港口集团计算机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