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心彩票

首页职工文体佳文推荐 → 文章阅读
重 回 知 青 队
发布时间: 2019-07-26   出处: 铁运 树人  

        是日,阳光明媚,我们知青一行13人,分乘三辆小车,前往新坝乡小荡村,确切地说,是回到我们40多年前曾经下放的知青队,看望一下我们曾经留下青春汗水的那片土地。

        我们港口3人先行从墟沟开车,再到新浦与其他10位汇合,然后沿盐河路一路向南,穿过孔望山,路过狮树村,沿着平坦的柏油路,不大一会儿,就到了“阔别”42年的小荡村。村党支部书记切好了大西瓜迎接我们。已经88岁的原农民带队许开喜队长,虽然已88岁高龄,却“鹤发童颜”,眼不花耳不聋,记性很好,对我们一行的姓名“不假思索”,一口叫出,他握住我的手说:“你不叫李树仁啊,比在这里的时候胖了许多”。我说:“许队长,您记性真好,我比在这里的时候胖了近20斤,如今退休都两年了”。离吃饭的时间还早,我们一行来到位于桥头、河边的知青楼,让我们非常“失望”的是,原先喧闹的知青楼,如今已是人去楼空,寂静无声,只有楼底有两只小狗张着惊奇的眼光望着我们,楼道梯口已经封住了,同来的老农讲,这座楼已经被列为“危房”了,是的,当年这座两层楼就是赶时间建造起来的,记得1976年7月27日唐山大地震后,大队书记强令我们晚上不得住在知青楼,全部搬到大院中,高低床一张挨着一张,晴天还好过,要是逢到下大雨天,那用塑料布遮挡的简易高低床怎能挡住“狂风暴雨”?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在露天度过了一个夏天,直到秋凉,地震危情解除了,我们才搬进楼中。望着眼前破漏的知青楼,我们还是“念念不舍”地照了像,以志纪念。我费了好一会儿时间,才找到原先我住的司务长平房,原来这一排平房已经变成村里的仓库,堆放着化肥、农药、种子和农具,原先一间一间的,全被打通了。原先这里还有被服厂、修理厂,粮食加工厂,如今这都已经是“昨天”的故事了。同来的被服厂厂长,情不自禁地在他的办公室旧址照了几张像,说是带回去给孩子们看看。

        寻觅完知青楼旧址,我们分头到当年的老农家去“拜访”。1975年10月,新三届第一批知青58人连同这年12月下放的56名知青,分头住进新坝公社(现在的新坝乡)小荡大队(现在叫小荡村)的几十户老农家——因为知青楼还没有盖好。放眼望去,寻寻觅觅,哪有当年旧模样?平坦的柏油路旁,盛开着玫瑰花,一幢幢貌似别墅的独家小楼,掩映在婆娑的树林中,一只只塑料大棚,在阳光照耀下熠熠闪光;眼下,正是小麦登场的时节,家前屋(楼)后,金黄而饱满的小麦铺满了水泥场上,甚至农家院中的水泥地上,也是晒满了小麦。老农讲,今年小麦是“丰产丰收”,在我们城里的人,尤其是当下的孩子们是不明白其中含义的——小麦丰产不一定就能丰收,记得1972年,那年夏收,硬是10来天阴雨绵绵不开天,小麦在地里都长芽了,市里动员我们在城里的各家各户用铁锅炒干小麦。那年月,每到夏收、秋收两季,我们学生都要到乡下帮助农民。记得那年我们背着背包、镰刀,从新海中学步行30多里,到小荡(就是我下放的地方)帮助夏收,仅仅割了一天小麦,翌日就下雨了,之后一直下个不停,我们望着这不开天的绵绵细雨,看着老农无奈的神情,巴望着早日晴天啊!我们50多位同学,挤在牛棚中,一天三餐大米饭就咸鱼煮黄豆,5~6后,仍旧阴雨绵绵,不得已我们只好冒着细雨“打道回府”——那年的小麦大多数烂在了地里。几天前,看了央视,报道了我国夏粮丰产丰收,心中很是快慰。虽然夏粮只占全年粮食产量的1/4,但是,因为夏粮到手,农民心中就有底了,否则,以秋(粮食)补夏就难办了,就如同1972年那年小麦大多数烂在地里那样,农谚说的“麦收一响,龙口夺粮”,哪真是一点不假啊!

        我打听了两位农家,才找到我当年居住的老农家,迎接我的是老农的长子,50来岁,精神抖擞红光满面,踏过院中晾晒的小麦,他健步走来,我从他的脸庞,依稀看见他父亲的模样。坐下后,我说出了当年的旧事,他还记得一些(毕竟那时他已经是10来岁的孩子了),他说,父亲是82岁走的,可是,母亲54岁那年就走了。他的母亲是新浦街上人,因为小儿麻痹症,落下了腿残疾,这才“下嫁”乡下,因为她家住在老陇东火柴厂,每年有糊不完的火材盒,来贴补家庭。这在当时的乡下,是一份不错的经济来源了。

        尽管时间已经快到中午,室外艳阳高照,气温有些高,楼里却凉爽得很,我问了一下,主人告诉我,建造这座两层小楼花了不到30万,楼挑高3.6米,一楼层建造面积300多平米。3年前盖了。我问这钱哪里来?他说,农闲时在城里打工赚的。他非常“自信”地告诉我,现在的日子好过多了,粮食吃不完的就卖掉,家前屋后小块地上种点菜自家也吃不完。说话间,女主人端上一盘盘热气腾腾的韭菜猪肉馅饺子,男主人十分客气地说:“不嫌弃,就在我们家吃吧。”我说那边饭店已经准备好了,不打扰啦。与他握手分别,他真情地说:“哪天有空,带家人来玩玩,没有好吃的,农家饭菜。”我说:“现在退休了,有时间一定来玩。”他送我到路边,指着路边地里:“你看,这西红柿挂满架了,再有个把礼拜就熟了,这可是纯天然的,好吃。”我顺着看去,一排排架子上,结满了大大小小的西红柿,地边上还有辣椒、茄子、豆角、土豆,花生已经开花了。想想我们“城里人”,吃根葱都要花钱买;而我们的“乡下人”,自己随便在地边种一点,就够吃了。

        天已经晌午了,我们在路边的一个当地农民开的三层楼饭店就餐。非常丰盛的一桌菜,三位老农陪伴我们“共进午餐”。村支书说眼下麦子刚登场,正是预防焚烧麦杆的时候,要“严防”焚烧秸秆,就不陪你们了。酒杯斟满酒,大家推举我发表“祝酒词”,我客气一下,举起酒杯,我说:“毛主席曾经有一首词,说到‘久有凌云志,重上井冈山,38年过去,旧貌变新颜’。我们也深有同感啊,虽然这里离我们回城的路不算太远,我们这次能组织来,也是40多年来第一次啊。早有这个夙愿,如今才迟迟“兑现”。刚才,我们从眼中,看到了40多年来,尤其是新农村建设以来我们第二故乡可喜的变化——路的对面,是我们曾经居住的知青楼,如今虽然还留在那里,可是,已经破漏不堪了;而路东,一幢幢农家别墅拔地而起,真让我们眼馋啊。回望44年前,我们告别父母,来到第二故乡,在老农的教导下,开启了知青生涯。我提议,由衷地感谢当年我们的房东,手把手教导我们的老农;特别是祝愿今天在座的许队长(88岁)、马队长(75岁)身体健康——干杯!”席间,我们的思绪飞到了44年前,那些往事如同田间灌溉的潺潺流水,不时也腾起些许小小的浪花——那些情窦初开的爱情故事,那为了吃饭而萌生的笑料,那夏收夏种早出晚归的农田耕耘身影,那晚上琴声、歌声、说笑声弥漫的两栋知青楼……。我向大家讲,有一年市报(《连云港日报》)在一版下方开辟一个知青专栏,一年发稿48篇,我写了3篇:《如梦如水的岁月》、《泥泞的路》、《吃在知青队》——这篇以我干两年(我下放就两年)司务长的亲身经历,写出了当年近300个知青(我们1975年下放后,1976年、1977年又下放)在一个大锅里吃饭的些许故事,后来还被市政协出版的《100个知青故事》收录其中(第9篇)。《泥泞的路》,与现在这条平坦的柏油路相比,简直就是“天壤之别”啊!当年为了回家治病,顶着绵绵深秋细雨,我扛着自行车(因为泥泞的路已经无法骑车了),10里多的路,我足足“走”了3个多小时,等走到孔望山不远的沙土路时,才发现车后面的一包衣被不见了!后头顶着雨又来回找了两个多小时,还是没有找到!记得我在这篇文章的结尾写到:走过这段泥泞的小路,为我今后的人生道路注入了不竭动力。不是吗?年轻时的辛苦,就是成年后的一笔宝贵的财富啊。而《吃在知青队》中那些如今说出来既心酸,又可笑的吃的故事:你见过一顿晚饭一个人吃过12个大大的咸鸭蛋吗?你听说过4个人硬是将4斤面,5块钱猪肉(8毛钱一斤,6斤多肉),5斤多韭菜包的饺子,吃的只剩下一小搪瓷碗吗?你看过4个人晚上将两只“偷来”的7~8斤重的鸡(我们知青队饲养场养的乃克黄大肉鸡,一只都在6~8斤),用盐水煮煮就吃了的吗?你吃过老母猪肉吗?如今我们喝的是纯净水、矿泉水,你喝过大河里直接打上来烧开的水吗?你一顿吃过15只一两一只的白菜、粉条、猪油渣包子吗……。那当儿,干着农活,肚中一点油水也没有、正在20来岁吃饭年龄的男知青(尤其是个头大的),你若是烧10斤红烧肉,恐怕让他吃,也不会剩下多少的。

        下午,我们又参观了塑料大棚,豆角、黄瓜长满了架子,老农说,随便吃,这是不打农药的无公害大棚。西瓜、香瓜摆满了路边,他们就地卖给过路的行人(车辆),价格当然比我们在街上买的便宜得多。我在想:大棚应该是冬天用的,怎么这都到了夏天,还生长瓜果呢?尤其是西瓜,要比在露天早一个多月啊,真是现在的农村经济远比我们“当年”那情形,想象的要“复杂”很啦。这一年四季都长庄稼,紧挨着城市再农闲时节打打工,这农民的日子能不好过吗?我与一位正在翻晒小麦的50来岁农民聊一会,我估计晒在水泥场上的小麦不过2000~3000斤,他说翻一番还要多,离一万斤不远。今年的小麦饱实,又没遭雨水,家家收成都不错。我说孩子怎么不来帮帮你啊?他说,嘿,还帮帮呢,他们早在城里安家了,这不,过两天我要加工点新面粉、叫他妈烙些活面饼送去。我是知青,就是早在学生时,就在收五月的时候吃过新小麦烙的活面饼,在草锅中炕,那真是多远就闻着麦香啊!要是在锅里烧小刀鱼,那一锅鱼汤蘸活面烙饼,不就是回归自然,吃到地道的农家饭了吗?

         晚上,我们硬是在饭店吃一顿糊糊粥就面饼,那用芝麻、新小麦、豆子磨粉的糊糊饭,真是香味飘在空气中,五谷香留在唇齿间啊。天黑了,青蛙在田野里呱呱地叫着,我们告别老农,闻着空气中弥漫的的麦香,带着香瓜、西瓜、黄瓜,返程了……。

发布:fanyimei1
关于表彰“我眼中的云港之美” ——庆祝新中国成立…
关于做好2019年度市职工科技创新成果推荐申报工…
关于举办连云港港口控股集团第三届职工健身运动会羽…
 
故乡
老班长
从西小区到久和二期
老班长
从西小区到久和二期
剪一段光阴让你慢慢回味
剪一段光阴让你慢慢回味
从西小区到久和二期
从西小区到久和二期
剪一段光阴让你慢慢回味
剪一段光阴让你慢慢回味
剪一段春暖风煦
剪一段光阴让你慢慢回味
总有一本书会让你快乐
医者
 
关于猪肉 2019-09-26
山海情韵,风景宜人——连云港 2019-09-18
蚊子断想 2019-08-09
重 回 知 青 队 2019-07-26
舌尖上的连云港海州湾海鲜(第二季) 2019-06-04
老人的记忆与遗忘 2019-03-28
我与《铁运年华》 2018-05-14
退休了——给身心放个假 2018-01-15
四十年前——那初来港口的日子 2017-12-11
黄马褂之歌——献给港口铁路线路工 2017-06-19

页次:[ 1 / 16 ]   更多...  

 
      请为此文章投票
每页显示10 条,共[]页 []条
发表评论
  用户: 心情图标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删除线 上标 下标 删除格式
左对齐 右对齐 居中对齐 两端对齐 项目符号列表 数字项目列表 增加缩进 减少缩进 插入超链接 去除超链接 插入图片 插入表格 插入水平线 剪切 复制 粘贴 撤销 重做 打印 拼写检查
   设计  HTML
 

开心彩票版权所有 地址: TEL:0518-82383467 信息报送:jslygfym99@163.com 技术支持:连云港港口集团计算机中心